— Primi Passi —

【异坤】Seer

(。・ω・。)周末愉快~~


//都是假的假的假的

//HE(!!!~)

//1w+ 一发完

 


我封存这稀有的爱

现在未来

 

Vol. 01

灯光已经暗下许久。空旷的舞台上,偌大的硬木地板上蜷着身子坐着身着华美演出服的人。

他在浓稠的黑暗中静静地环抱着双膝,双耳畔仿佛还有鼓点响彻。

一直到频率渐渐降低。

咚。咚。咚。

 

一个小时之前,这里响遏行云的曲乐声合着鼎沸的人群,声势浩大似是要冲上云霄。聚光灯和闪光灯聚焦之处,是这许多时日以来时时处于激流之中,始终最夺人眼球的他。

 

蔡徐坤握住自己胸前的吊坠。是一颗海蓝色的宝石,在他的掌心冰凉。

然后他抬起手背抹了一把唇上的口红。又抹了一把。

钝重的铁门此时吱呀一声响起,门外的白炽灯光投射进来,像一张光华淡淡的网,影影绰绰地覆盖在他身上。

 

“坤坤?该走了。”

 

走去哪呢。蔡徐坤怔怔地无声反问道。还是缓缓起身。

“早点回去休息,明天还要早起。” 助理随后贴心地报备着行程。

被厚重的演出服拉扯着感觉步履艰难的人全然失了刚才舞台上游刃有余的自信。

 

周遭的一切都悄无声息顺应着昨日的规律前行,如同潮汐涨落,星辰变幻。

他感觉到凉意,披上递过来的外套,听到身边人议论,今夜北京气温骤降。

助理这时发现了他晕开的口红,拿起纸巾要帮他擦拭干净却被抬手挡开。

 

他在步履匆匆的工作人员之中突兀地愣着神,思绪飘散。

潮汐涨落,星辰变幻;今夜寒流来袭,明日太阳照样升起。

他抬眼看到玻璃幕墙外漂浮着的无辜的灯火,觉得它们甚至都显得过于漠然。

 

没有人知道,没有人在乎。

2020年11月25日的今天,王子异离开蔡徐坤第一个周年。

他混沌的大脑格外强调了“第一个”的形容,是因为他知道时光列车只会可恨地永远向前驶去,还会有“第二个”“第三个”和无数未尽的将来。这个日子像是一种诅咒般,小声提醒他,你会至此永远孤独。

如同他还能隐约想起的,分开后浑浑噩噩的数日里有一天陡然清醒地意识到,哦从此以后我就没有王子异啦。

自那以后即便他如何如何日思夜想乃至于产生幻觉,他都能准确地认知到这一点。而在这个仅对他一人不同的日子里,痛感格外的鲜明。

 

蔡徐坤在保姆车里阖上双眼靠着椅背假寐,想着强烈仪式感的副作用,特定日子里回忆愈发清晰算一样。

 

谁闯入生命又离开。

分手那天,他们之间的氛围称得上是肃穆的。

酒店天花板悬着的欧式水晶灯在王子异的座椅靠背投射下模糊的光斑,蔡徐坤看着那人在小提琴手拉奏的Sonata No.1 BWV 1001的背景乐里始终蹙着眉头不愿开口,想着是否他也同自己一样,真正未能说出口的是留恋和不舍。他实在不能想象,王子异对他的爱意所剩无几。

 

明明就在几日之前,面前的人还扮演着他在热闹和盛大背后的暗夜里,那一簇灼热的荧光。即使是王子异蹙起眉头的次数逐渐增多,也叫他在这种遽然被宣告的分别里猝不及防。

他过去常常以为,所有琐碎细微的争吵,其实都构不成王子异离开他的要件。

时至今日,他回忆起来胃部灼烧般的疼痛,仍是想不起那人所谓的必须要离开的缘由。大概太过荒谬,不至于刻在心里。

 

“我做错什么了啊?你在生气什么?”

他记得忍耐到眼角殷红,祈求都带着鼻音。

可是王子异只是摇了摇头。

看向他颤动着的鼻尖和咬出牙印的厚唇,看向他伸过去的不知所措的手指,就是不对上他的双眼。

 

蔡徐坤在那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里堂皇甚至多过痛楚,他反复地检讨着自己在相处中桩桩件件做得不好的小事,每想起一件就即使在录制中也不顾一切地要喊停,抓起手机想要向那人确认,你是因为这个才离开我的吗。

那我改啊。

 

即使一次一次,拨过去永远是忙音。直到提示空号。

 

蔡徐坤原本以为这个夜晚剩下的时间会继续这样一切如常地度过。他在座位上蜷起手脚,显得异常孤独。

 

他的耳畔又响起,刚刚在被一片金海照亮的绮丽舞台上,拿着麦克风的自己,带着气声说的:“因为今天……我不想一个人待着。”

他却最清楚所有的陪伴和呵护其实都显得多余,他的心空只归咎于很早以前那人走时抽离的暖意。

 

他在经纪人有些担忧的眼神里进了电梯上到自己家所在的楼层,装潢精致的天花板上硕大的水晶灯让过道亮如白昼,他觉得刺眼于是垂下了头,以至于他的目光落到那双熟悉的球鞋上时有些许迟钝。然后在下一秒,心脏就紧紧收缩。

蔡徐坤难以确信地抬起头,与靠在他家门口墙上的人对上视线。

 

王子异一手握着外套,在他的目光里站直了身体。有一瞬间蔡徐坤以为他要跨过来伸出手像过去那样把自己拉过去拥入怀里。仿佛两人只是分别了数日,而非自己受尽折磨的一整年。

但是那人的手只在身侧轻微地动了动,再看向他的双眼盈满复杂的情绪。

“……坤坤。”

 

Vol. 02

谁也没有分神去管头顶上水晶吸顶灯的吊饰在令人不安地左右摇动。

因为重新见面的旧日情侣仿佛只望得见对方。

蔡徐坤震惊,疑惑,费解,然后又带着足以湮没所有的巨大欣喜。

“你……”他嘴唇翕动,却吐不出更多音节。他条件反射地握住胸前的蓝宝石项链。

王子异本想等他说完,但是看到他的动作后,微微地蹙起眉头。

——那曾是蔡徐坤最害怕的表情。王子异很少对他露出这样的脸,仅仅在他们分手之前的那段时日,他看到过许多次。

 

“我……我来看看你。”

还是和以前一样,每个字都软软的,清晰且分明。

“你……没事就好。”

 

“我能有什么事?”蔡徐坤再开口有些着急,好像不说点什么,眼前这人就会很快又一次消失在他的世界。

 

而王子异只是摇摇头。

“子异?为什么来找我?” 他往前迈了一步,是抬手就能把自己送进他怀里的距离。

 

靠近了王子异才发现他抹开落在唇边的口红淡淡的印迹。然后像是忍耐着什么一样紧紧抿着唇,掏出口袋里的手机看了一眼锁屏。

蔡徐坤顺着他的动作神色迷茫。

 

23:53分。

还有七分钟,11.25就要过去了。

王子异抬起头直视他的眼睛,好似呼吸都有些局促。

“坤,我……”

 

头顶上方忽然响起像是无数风铃一齐被飓风吹动那样清脆却不合时宜的巨大响动。一时两人睁大眼向上方望去,层层叠叠的垂饰急促地摆动,王子异指缝间接住了落下的细小零件,他看了一眼那个脱落的塑料膨胀螺丝,迅速地抓住蔡徐坤的胳膊。

变数就在分秒之间,察觉到水晶吸顶灯整个大幅度倾斜的时候他已经被蔡徐坤用尽力气推开。只本能地抓着蔡徐坤的胳膊将他带向自己。

但是还是来不及了。

所有晶莹璀璨的光华都化作令人窒息的重物,纷落而下准确地砸到倾身靠在他身前的人的后背上。一切来得太快,王子异目眦欲裂,徒劳地用双手去护身上的人。

划开不知谁的皮肉,血珠蹦落到地上四散溅开,沾湿了他落在一旁的外套。

他甚至发不出撕心裂肺的叫喊。

 

“蔡徐坤,蔡徐坤你撑住!”

眼前的光散尽之前是那人发狂一般通红的双眼,蔡徐坤听着王子异变了调的话语,觉得灼热的切肤之痛甚至缓解些许。

 

“王子异……”

他想自己或许不会就这么死去,“好……好疼啊……”

如果在这样的惨状里撒个娇,会否醒来之后能多留他一会儿。

 

身上没有一处不是撕裂般的剧痛。蔡徐坤忍耐着,努力睁着双眼想要看看抱住他的人,意识模糊里分辨着他的吻落在自己沾了血迹的额头上温热的触感。

听着他打电话叫救护车,再听着他反复不成调的,“宝宝,对不起……对不起……”

 

蔡徐坤第一次知道,原来生命的尽头不是寂静的舞台那样粘稠的黑暗,而是仿佛充满了希望的一片清晰的白光。

 

没关系。

只要你不要再离开我。

……

 

蔡徐坤被一阵奇怪的声响惊醒。

他感觉到自己昏睡了很久,迷糊了一会儿,意识渐渐复位,但是眼皮酸痛,厚重得抬不起来。

 

他分辨出那是刻意压低了的咳嗽声,像是有人怕吵到他一般。

 

待他终于缓缓地睁开双眼。病房里素白的天花板落到他的眼帘。

一侧的窗帘大敞着,从玻璃窗外洒落的大概是清晨温和的阳光。

 

他用两分钟大略回想了一下自己所经历的状况,然后讶异于自己甚至可以轻松下床。

记忆很快回溯到王子异的部分,他有些不知所措地意识到,本应在他身边的王子异不见人影。失望之余他发现,甚至他身边一个人都没有。

 

这太不合常理了。

左右看了一眼没有自己的手机,穿着病号服的他光着脚就想冲出去找人。

直到他站起身子,听到还是那压低的咳嗽声。

 

蔡徐坤这才注意到自己与隔壁病床之间隔着一个布帘子,声音就是从那端传来。

 

他小心地走过去。

“您好,”他隔着帘子开口道,“请问,您知道把我送来医院的人去哪儿了吗?”

 

咳嗽声戛然而止,带着一丝难以言说的不自然。

 

布帘子被从另一侧缓缓拉开。

 

蔡徐坤于是好奇地看了一眼那张病床上靠着枕头仰卧着的人,随即有些愣怔。

 

是一名须发皆白的老人,在满布着皱纹的皮肤上,还隐约可以看出五官俊朗。

 

“爷爷,您好。”蔡徐坤礼貌地重新打了个招呼。但是他看着那人的脸,总有一些奇怪的错觉,仿佛眼前这个他明明应该从未谋面的老者,瞬间吸引了他刚刚集中在找王子异上的全部注意力。

 

他有一种奇妙的熟悉感,在看到这位老人的那一秒,仿佛感觉到他们之间有种斩不断的牵连。

不,他想着,这样的牵扯,好像是在老人听到自己声音,拉开帘子的那一刻,就有了。

 

他好奇地注视着那人的双眼,那人又一次轻轻地咳嗽,抬起手掩在口鼻前。

“你来啦。”老人说道。

他瞪大了双眼,即使他有多么难以置信,即使带着太多岁月痕迹的面容他辨认不出,他还是能听出这温软的声音,即便苍老且沙哑,也与他的王子异的声音,惊人的相似。

老人张了张嘴,又开口道,“你来啦,宝宝。”

 

像是水晶吊灯又在他眼前落下,稀里哗啦地全部碎裂。蔡徐坤被震慑到目瞪口呆。

 

Vol. 03

“你……我……”蔡徐坤嘴角迅速地就撇下了,眉眼都皱在一起眼眶开始湿润,“护士呢?医、医生……怎么回事啊?我……我是像美国队长一样在冰里被冻了70年嘛?子异你怎么,你怎么这么老了啊??!”

床上的老人看着他手足无措地忍眼泪,像一个被关在笼子里的小鸟四处乱飞,看向所有地方就是不看自己。一直到他许久未给出回应,而那人终于停止闹腾。再看向他的神情带着让人心碎的绝望。

 

“我还没跟你和好呢…怎、怎么会这样?”蔡徐坤看向他甚至带着一丝温柔笑意的嘴角,朦胧的双眼透着强烈的不可置信。

 

“我不是他。”老人淡淡地说道,蔡徐坤抹了一下脸,“啊?”

 

“我不是你的王子异。”他补充了一句。

蔡徐坤又要急哭了,凑过来蹲在他床边,满脸新鲜的泪痕。

他忽然地蹙起眉头。熟悉的表情让蔡徐坤彻底看清了他的面容,确信这是王子异年逾古稀的英俊的脸。

 

“你就是子异嘛……”他的睫毛被沾湿。

“宝宝……我不是。”

 

他示意蔡徐坤靠近,然后抬起手,忽的停住动作,慢慢放下。

“你脖子上戴着的那条项链……”哭成小花猫的人在他话音未落就把吊坠从衣领里拿出来。

“这……这个是你以前送给我的,海蓝之心,我一直都、都戴着。”

 

“你看看,它的背面。”老人说道。

“啊?”一脸迷茫的人把吊坠举在手里,小心地翻到背面。

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如果非要说有,就是银质的背面底端有一些不明显的凸起,他以前从未留意。看起来,像是什么不知名的符号。

“这是什……什么?”蔡徐坤嘴角还向下垮着,他隐约觉得眼前荒唐的一幕可以用它来解释,但是他没有心思去解开这神秘符号的谜题。

老人拿过床边的纸币,一笔一划地写下四个字母。

 

然后置于他眼前。

SEER.

 

蔡徐坤又看了一眼吊坠背面的凸起,发现似乎与这四个字母相吻合。只是底下缺了一角,变得难以辨认。

 

“Seer……是什么意思?”

“先知。”老人温柔地对他说。

“先知?我能看……看到未来?”蔡徐坤又一次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睛。

“不是你。”他说道。

蔡徐坤一下子就懂了, “是子异,对吧?”

 

“我知道你会来。”

他凝视着蔡徐坤,有一些强烈的情绪在英俊却过分瘦削的脸上显露,蔡徐坤看不真切。

 

老人叹了口气,“你把鞋穿好,过来坐下。”

蔡徐坤就条件反射地听他的话,穿上拖鞋把自己床边的靠背椅拖到他床边坐下。就像他以前听王子异的话一样。

 

“所以我知道你会来。”他重复了一遍。

“所以……他当初要跟你分开。”

蔡徐坤嘴唇微动着。

 

Vol.04

故事甚至比蔡徐坤预想的要更瑰异一些。

Seer, 可以看到未来和过去,那些场景却总是仅仅以零碎的片段在王子异的脑中显现。非但是亲眼所见触手可及,连明明未曾经历的杂糅的情感都伴随着他,与他日日共生。所以记忆里的王子异总是温柔,却总是踌躇。大概对离合司空见惯,他对许多事坦荡无波,但是抱紧自己的手,却格外的用力。

蔡徐坤听着想起当年未分手时某个摄影师朋友为王子异拍摄的一组概念片,那人的词比起旁人多有些无趣,他只念到,“我是王子异。我爱你。”

蔡徐坤便是知道他在说自己,也未免觉得不够浪漫。

 

但是此刻他却忽然明白,看遍了未来和过去的王子异,早已无暇欣赏缀满夜空的曼妙星辰,只想在一片混沌中,握紧那一轮明月。

 

既然是这样,为什么又要与我分开。

 

老人看懂了蔡徐坤咬着牙探寻的目光。嘴唇翕动着,却只吐出了几声轻咳。

蔡徐坤赶紧起身给他拍打背部。

 

“您喝点水。”他懂事地把床头柜的玻璃杯递到老人手中。

指尖轻轻地碰触。

 

那人便又微微蹙起眉头,像是忍耐着什么一样没有看他。

“我知道这是我最后的日子了。”他忽然突兀地开口,蔡徐坤愣怔了一下,但是被抬手打断了着急说出来的安慰。

“我不怕死……我早就经历过比死亡更痛苦的事了。” 他语调平和,老顽童似的吹了一下杯中浮在水面的一朵干枯的玫瑰花。

“我当年……”他握住杯子的手逐渐开始用力,“没有跟蔡徐坤分手……”

他身边的蔡徐坤安静地听着,嘴唇微张。

“却因此…害了他。”

 

蔡徐坤心一揪,感到一阵滚烫的悲伤。虽然尽管故事里的另外一个主角就是他自己,而他一无所知。

 

老人静静地阖上眼睑。想到仿佛是他上一段生命里最终的一幕,他竭尽一切想要保护好那个人,却可恨地没有做到。那个人躺在他怀里,脆弱得像一个破碎的玻璃娃娃,却努力在最后一刻也要让他看到笑着的模样。他用力握着的手渐渐失了温度,他俯下胸膛把心脏与那人的紧紧相帖,舍不得去看那数不尽的留恋和爱意。

 

透明的液体自他的太阳穴滑落,年老的王子异说,“五十年前……2020年的11月25日……”

这特殊的日期让蔡徐坤怔住,听他继续说道,“我在排练的时候,舞台设备出了事故,”他用力闭了闭眼睛,声音带着抑制不住的剧烈颤抖,“音箱过热,引起爆炸。”

“而蔡徐坤当时……就站在我身边。”

 

“……不是你害的。”蔡徐坤带着哭腔。他何尝不懂得,正如水晶灯下的自己和王子异。他俩的爱一直以来都是汹涌的暗潮,在黑色的海面之下犀利地角逐。却又总是争相翻起海浪去对抗无情敲击的闪电。

 

但是眼前的王子异又怎么会不明白呢。蔡徐坤知道他什么都知道。

 

杯中的液体晃动,他小心地喝下一口玫瑰花茶。

他当然什么都知道。

只是他好希望,他21岁与那人相遇相恋,23岁一起面对各自的舞台,27岁在彼此亲友的见证下交换戒指,35岁一起窝在沙发上盖着温暖的毛毯看喜欢的电影,46岁他们为了柴米油盐发生了小小的争吵,52岁家里养了一只调皮的小金毛,63岁牵着大金毛执手一起看雪,看雾,看夕阳缓缓落下,71岁的时候听那人对自己道晚安,一切从未改变,而他隔着被子把最爱的人拥入怀中印下轻轻的吻。

他想要带他去所有的地方,把所有幸福都放在他身上。

故事本不该那么早戛然而止。而他的生命仿若被切割成两段。自那以后,阳光褪去,永夜降临。

 

“所以对我来说,” 老人放下水杯,由他小心地接过,“生命的尽头不是黑暗。”

蔡徐坤有些恍然,看到老人嘴角微不可查的笑意,“是充满希望的光。”

 

“……可是,”蔡徐坤不自觉地在靠背椅上蜷起身子,嗓音像是呜咽着的,“我不能责怪他为了让自己……让自己好过一点选择这种方式,这对我来说却是一样痛苦的。”

分手的一整年里他被人群簇拥着走过的花路,一条一条于他而言都像是铺着白色幔帐。他一个人在这凉薄的世界,没有人爱他,他好孤独啊。

“是我太不懂事了。”他低着头和自己的手指过不去,吸着鼻子让呼吸均匀。他的堂皇不再,痛楚却愈发深刻。而他何尝不知道不管是何种选择,无论他有多么受折磨,王子异的痛苦都比他要强烈百倍。

 

老人布满沟壑的手轻轻地附在他毛茸茸的发顶,蔡徐坤倾下身子像一个小孩子一样俯到他胸前。

“我能再见你一次,”他听着头顶传来的苍老的,却又和他的王子异无比相似的那一把嗓音,“真的是太好了……”

蔡徐坤幅度很大地点头。不去管泪水纷落。

“回去以后,好好在一起。”

 

他有些疑惑地抬起脸,“我还能回去?还能再见到王子异吗?”

“这只是……发生在你脑中的事而已。”老人的情绪已经平复了许多,语调温和。

“你是说,这都不是真的?还是……”

他低头看了一眼胸前的项链,他恍惚明白了。不管因为什么,项链让他暂时获取了王子异感知未来的能力。但是这样真实切骨的相遇和感怀,又怎么会是假的呢。

 

老人凝视他,目光有些凄楚。蔡徐坤与他对视了一会儿,起身在他的满头银发上,轻轻地落下一吻。然后看他沟壑纵横却依然俊朗的脸。

看他阖上双目,像是灵魂抽离了古老的躯体,瞬间落入了遥远的时光尽头,斩断了这场停驻了整整五十年的漫长离别。

 

Vol. 05

时光像是潺潺的河,在蔡徐坤身上流淌而过。他迫切地希望睁开眼便能看到那个一定哭得一点都不酷的人,要给他很多很多关于明天的希望,告诉他,自己不愿也不舍得放任他孤单五十年。

 

他感觉到胸前蓝宝石项链的冰凉,心脏不安地悸动着。

他醒过来,发现自己靠在走廊的长椅上假寐。然后看了一眼身上的白衬衣和牛仔裤,站起身四处张望了一下,他注意到,身侧的房间门口挂着写着“骨科”的牌子。

 

他还在医院里,只不过显然不是他该在的2020年。蔡徐坤叹了口气,习惯性地抬手揉了一下眼睛,才发现上面还有未干透的泪痕。

仅仅这么一次,他就像是经历了长达一生的哀绝。

那王子异呢。

他用力地闭上了眼。

 

“咦?”

他听到有人走到身侧,又睁开眼。

男孩年轻的面容带着好奇,眼睛一错不错地盯着他,两束眉毛可爱地拱成八字形,“你来啦。”

黑了点瘦了点,头发短了点,往后梳着没能扎成一个小辫子,个子矮了些,略微在他之下,但是稚嫩的嗓音依然是熟悉的绵软。

蔡徐坤这次不再讶异,“嗯”了一声,便也不掩饰自己的目光,认真打量着他一直以来充满了探求欲望的小王子异。

“怎么跑到医院来了?”他问道,小王子异张开嘴做了个鬼脸,“跳舞的时候伤到脚了,今天过来拆绷带。”

“你呢?”他眯起眼继续看他。

蔡徐坤毫不在意地往周围看了看,没见到其他的什么人。

“我说……我们出去走走吧。我不想难得时空穿梭一次,只待在医院里了。”

小男生脾气很好地自觉走到前面带路。

 

街道上行人寥寥,蔡徐坤一开始思索着是否有什么不能被当地人看到的禁忌,却发现周遭其实无人顾及他。

他跨了几步跟上小王子异的脚步,看他在平坦的道路上也不愿意好好走,一步一个breaking的试探动作。真是从小就精力过剩。

“你小心一些,腿伤不是才刚好吗?”

前头王子异停下动作,老实地站定等他走到旁边。“他没跟我说过你这么啰嗦……”

“你说什么?”

“没有。” 他手在嘴上做了一个拉拉链的动作,还“噗呲”一声配了一下音。

“喂,你不许不说话。”蔡徐坤霸道地揽过他的肩头,身高不如人的他老早就想这么做了,自然不会放过这个难得的机会。

 

小王子异无奈地偏头看他一眼。

 

要走进那间舞蹈教室的时候,蔡徐坤忽然慢下脚步。

男孩疑惑地转过头,“怎么了?”

“……为什么带我来这?”

王子异愣了一下,偏头思考了一会儿,“你说想来。”

“未来的我?”

“嗯。”

 

教室里有一些学生刚下了课在玩闹,看到王子异走进来都礼貌地喊了一声王老师好。蔡徐坤看着明明还是小孩模样的他少年老成地对学生点点头,有些想笑。

 

“所以……你是什么时候认识我的?”

男孩又歪了歪头,手指不自觉地比着hip hop的手势,好像这样有助于思考。“不记得了,但是应该是很小的时候。”他挠了挠头,“只有一些模糊的片段。”

“哦。”

 

蔡徐坤绕着不大的教室慢慢地走着,墙上贴着许多舞蹈教练在大小比赛里获得奖项的照片,其中有大半是捧着奖杯,做着各种各样奇怪的手势,面容青涩的王子异。

这就是他曾经强烈遗憾着错失了的王子异的过去。

 

只是当时他并不知道。

18岁的王子异的世界里16岁的蔡徐坤,在北方的冬天尖刀一样锋利的寒风里,缩着手踩着落在地面干枯的银杏叶,对前路茫茫充满困惑和踌躇,孤孤单单独自而行的蔡徐坤,并不知道在世界的另一个角落,一直有一个人,在懵懵懂懂地靠近他,想要保护他,温暖他,牵着他的手,和他一起走过漫长的岁月。

甚至一年前被邃然宣告分别的蔡徐坤,彷徨的绝望的手足无措的蔡徐坤,并不知道自己其实,依然一直被毫无保留地爱着护着。从过去,到现在,到很久以后的未来。

 

他又吸了吸鼻子,毕竟小王子异不同于那个见惯了世间悲欢的沧桑的老人,在那孩子面前哭了,还是会让他觉得丢面子。

 

“你没事吧?”身后的男孩小心地问。

“嗯。”他很酷地仰起头,转身看他。

小男孩习惯性地抓了抓宽松的运动服长裤,想了想,说,“我跳舞给你看吧。”

 

旁边的学生们听到王老师要跳舞,立刻捧场地响起了掌声和口哨声,还夹杂着一两声尖叫。

 

蔡徐坤笑着坐到他们中间。看着背对着窗户和斜阳的男孩,开始了他的动作,b-boy和他记忆里初见的时候一样,在没有伴奏的喧闹里,每一个带着节奏感的动作都恰到好处的自然流畅,周围的喧嚷渐渐在他火焰般的舞蹈里归于安静,蔡徐坤在一群年轻的面孔中间,看着小王子异和夕阳的光融为一体,点亮了他心头寂静的萤火。

男孩最后的动作卧倒在了地上,屈起长腿对他得意地招招手,然后像是无意识地,冲他做了一个飞吻。年岁不过半大的学生们轰然开始起哄,蔡徐坤有些不知所措,笑意却始终挂在脸上。

 

“喂,”他笑着冲王子异抬抬下巴,“你是不是应该叫我声哥啊?”

男孩站起来,背光的阴影里汗水滑过下巴。

“好啦,”他老气横秋地仰着脸对着站起来比他稍高一些的人说,“你该回去了。”

蔡徐坤轻轻低下头,“你18岁,对吗?”

王子异拧了一下眉毛,好像在确认自己的年龄,末了对他点点头,“我刚过完生日不太久。”

“那,三年以后见。”

男孩像是有点懵,习惯性地把手心在裤腿上蹭了一下,歪着头答应他,“好。”

 

他伸出手和面前的人掌心相触,看着男孩稚气的温柔表情,恍然觉得像是立下了跨越时空的誓言。

 

Vol. 06

全身有沉沉的钝痛袭来。眼皮的沉重比之前更甚,他挣扎着想要睁开眼,努力了一会儿徒然地放弃,然后试着微微动了动左手的指尖。

周遭立刻有了动静。

 

“宝宝?宝宝你醒了?”

呼叫铃被按响,人群在他身边骚动着。

 

嘴唇大概被小心地用水沾湿过,所以不至于觉得干裂。蔡徐坤用尽身上仅存的气力,几不可查地挤出两个字,“子……异……”

骚动忽然沉寂下来。

 

蔡徐坤听到小声急促的交谈,然后便是人群逐渐散去的声音。

此时他终于在意识回归以后,吃力地把双眼睁开一条缝。

 

然后被眼睛红肿得不像样,脸上满布着青色胡茬的人吓了一大跳。

 

“宝宝,”王子异沙哑地开口,握住他的双手贴上自己的脸,蔡徐坤感觉到掌心有些痒痒。但是他一点都不想要挣脱。

“是不是还很痛?不要怕,医生说都是皮外伤,只要好好休息就会…”

他轻轻地捏了一下王子异的下巴。

“知道…”身体虚弱的人发出细若游丝的声音,“舍不得…离开你…”

男人愣怔了一会儿,终于忍不住,把脸埋进他小小的软软的掌心。

王子异知道他什么都知道了。

“你好好休息。”他用力地握着他的手,“你好起来了想怎么打我都可以。”

 

蔡徐坤咧了下嘴角,这个小小的动作也扯动了嘴边的伤口,疼得他抽了口气。

“别笑。”王子异一脸担忧。

 

“王…子异。”蔡徐坤小小声地唤他,男人低下头把耳朵凑到他嘴边。

“我…是…蔡徐坤…”他颇有些费力地开口,“我…我爱你…”

听到这话的人重重地咬了下唇。

“我知道。我…知道的。”

蔡徐坤又忍着疼笑了一下,心里有一丝忧虑,嘴角都被划伤了,自己不会破相了吧。

毁容了就不漂亮了。

王子异看见他垮下来的嘴角,似是知道他在想什么,亲了一下他的手,“很漂亮,还是很漂亮,怎么样都最漂亮。”随即看着龇牙咧嘴的人脸色并没有缓和,想了想,又说道,“伤口都会愈合的,恢复一段时间就看不出来了。”

病床上的人这才消停。

 

然后被他握住的手指又不安分地动了动。

“怎么了宝宝?要喝水吗?还是要叫医生?”

蔡徐坤整个脖颈被裹得严实,无法摇头,只是垂下眼皮表示否认。

末了在王子异担心的眼神中,小小声地说,“还没…和好。”

凑到他耳边的王子异一下子就愣住了,然后非礼勿动般赶紧放开他的手,又在蔡徐坤的胳膊差点砸到床边的瞬间反应过来眼疾手快地重新抓住。

蔡徐坤不动声色地翻了个白眼,差点被他气得背过气去。

 

然后就看到那人委委屈屈地盯着他。又是担心他的身体,急着想叫医生进来,又想听他把话说完。

蔡徐坤看着他别扭的样子终于不忍心,小幅度地叹了口气。“要听…告白…”

 

王子异怔了一秒。

再看向他的表情忽然郑重。

“宝宝…”王子异慢慢地说着,嗓音还是嘶哑。

对眼前人失而复得的狂喜和这么长时间以来他经受的疼痛的共情堵在他的咽喉,王子异忽然有些说不出口。

他不知道怎么说,才能让这人明白。

他像一个生长在太空的宇航员,在寂静的宇宙里孤独地站在了五维空间,纵观了无数过往和将来,然后不可自拔地扑向了某个不知名维度里那一株盛放得炽烈的玫瑰,他令玫瑰燃烧成明亮的花火。

他像作弊一样地使了些手段,只要这簇花火不熄灭。

所有幼稚的傻乎乎的把戏,都只不过想让你在这荒芜冰凉的宇宙之间,驱散我周围的暗物质,温暖我久一点,哪怕你不在我触手可及的地方。

 

蔡徐坤凝视着他盛满了庞杂情绪的双目,忽然觉得让他在此时告白对现在虚弱的自己而言可能不是一个好主意。他懒得思考,只要确信王子异爱他爱到不行,不会再突然消失,就够了,不必为难自己过载的小脑袋。

 

于是他又捏了一下王子异的手,小心地眨了一下眼睛。

王子异轻轻地笑了。

 

他想他们或许心照不宣地知道,无论是彼时18岁的在医院走廊上稚气未脱的王子异,还是后来21岁的在篮球场边温柔缱绻的王子异,对着眼神像湛蓝海域一样明净的蔡徐坤,没有说出口的那句话。

 

“早在遇见你之前,我就已经爱了你一辈子。”

 


End.


亲爱的大家给点评论呀(。・ω・。)

评论(54)
热度(482)

2019-11-22

482  

标签

异坤